1. <meter id="b8uh8"><strong id="b8uh8"></strong></meter>
  2. <tt id="b8uh8"></tt>
      <small id="b8uh8"></small>

    1. <del id="b8uh8"></del>

    2. <tt id="b8uh8"></tt>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最慘淡的萬達電影,卻走上逆風擴張之路

        抱恙在身的萬達電影卻跑向了擴張快速道。

        8月8日,位于拉薩的萬達影城正式開業,這是西藏地區首家IMAX巨幕影廳。至此,萬達電影用16年的時間,終于完成在中國大陸31個省區的布局:你可以在大陸任何一個省會城市,找到萬達影院。

        但這絕非萬達的慶功時刻。半年報顯示,2020年上半年萬達電影凈虧損超過15億元,同比下降398.81%。作為萬達電影營收的支柱,前六個月內其觀影收入僅為5.3億元,同比銳減88.56%。

        疫情成為了萬達電影成績不佳的注腳之一。

        “疫情期間,全國622家萬達影院一直處于停工狀態。”在今年3月中國電影家協會的網絡視頻會議上,萬達電影總裁曾茂軍說。

        來自貓眼的數據,截至2020年8月10日,中國大陸電影市場總票房僅為27.71億元,同比降低九成。關停潮也縈繞影視行業,天眼查的調查結果顯示,2020年前三個月里注銷的影視類公司超過5300家。

        但值得注意的是,疫情前的萬達電影已非盛世。2019年萬達電影整體營業收入同比下降5.32%,電影業務毛利率同比下降6.68%。

        對賭協議進一步增加了萬達電影的壓力。在2019年5月萬達電影正式完成對萬達影視的并購時,雙方簽訂了《盈利預測補償協議》。根據協議,自2018年起,連續四年內萬達影視承諾凈利潤分別不低于7.63億元、8.88億元、10.69億元、12.74億元。

        而2019年萬達影視凈利潤僅為3億,業績承諾完成率為66.61%。這次“爽約”導致責任方萬達投資補償了43萬余股。而更大的危機還在后面,根據深交所的規則,如果2020年萬達電影的凈利潤繼續為負,那么萬達電影便會收到“退市警告”。

        業績下滑背后,更讓萬達心急的是增速放緩。2019年,萬達電影全年實現觀影人次2.3億,同比增長僅為1.57%。而在2018年時,萬達電影觀影人次的增速尚為7.8%。和增速放緩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萬達電影依然故我的擴張風格,2019年萬達新開影城62家,位列國內院線擴張速度第一。

        進一步擴大市場占有率,成為了萬達的祭出的法寶之一。8月11日萬達電影發布公告,公司擬定增募資43.5億元的方案獲得證監會批準。而其中的31.45億元將用于162家新影院的建設。“疫情會加速行業洗牌和整合速度,最后留下的企業集中度會更高。”曾茂軍說。

        但逆風擴張真能讓院線之王困局突圍么?

        1

        萬達兵法

        “萬達的影城業務,和國內其他影城的發展路徑不同。”注冊會計師、電影行業研究員熊平在接受《盒飯財經》采訪時表示,不能用傳統思維去看待如今的萬達電影。

        從2017~2019年三年萬達電影年報中,可以看出端倪。萬達電影營收占比最高的三項一直是觀影收入、廣告收入、商品及餐飲銷售收入。

        和其他院線品牌相比,萬達在廣告收入和商品收入兩項的營收占比均高于行業平均水平。以商品及銷售收入為例,2019年萬達電影該項營收占比為12.48%。而行業內在這一領域做的較好的另外兩家企業是橫店影視和金逸影視,其數據分別為8.6%和8.77%。“相比于其他影院,萬達系更看重商品和餐飲銷售,能實現的毛利率也校高。”熊平分析稱。

        2019年年報顯示,萬達電影的商品及餐飲銷售一項,毛利率高達63.33%。在這一年,萬達觀影收入和廣告收入兩項的毛利率都出現同比下降,但商品及銷售的毛利率卻同比增長3.66%。“最近兩年萬達影城的非票房收入迅速增長。”曾茂軍說。

        讓萬達對“影票”之外收入充滿興趣的原因之一,是單票利潤下滑。在2018年萬達觀影收入的毛利率僅為10.33%,同比下降1.73%;而到了2019年觀影收入的營收占比雖然高達59.1%,但其毛利率僅為6.61%。

        壞消息遠不止此,雖然萬達在過去三年一直積極擴張影城數量,卻依然無法規避客流量下降的事實。從2015年開始,萬達的場均人次從40降到了2018年的22。

        “在萬達電影的內部會議上,討論的重點就是提高‘單客’利潤。”曾供職于萬達電影的李雪(化名)回憶稱,在2016年左右,萬達電影內部已經開始研究如何圍繞每一個進入萬達影城的觀影者實現更大的利潤,“兩條道路是萬達內部思考的結果,其一是降低成本并增加電影票之外的收入,其二是如何引流。”

        改良供應鏈體系,是萬達電影提高影票之外收入的方法之一。截至2019年,萬達自營影城內銷售的食品、商品均納入了萬達電影自有的大數據系統。甚至人為采購環節也逐漸被技術取代,為了更精準地控制成本,萬達影城中的商品銷售數據會及時匯總到云端數據庫,而供貨體系會根據這些已有數據進行估算。為了降低運營成本,萬達電影還優化了放映技術。目前在萬達自營的影城之中,影片放映并非由影城端負責,而是通過總部的中央控制平臺統一調控。

        但再好的供應鏈體系,也無法改變消費者觀影興趣逐漸降低的現狀,這也是所有電影從業者面臨的共同困境。2019年全國城市院線院線觀影人次17.27億,同比增長僅為0.5%,而一年前的增速尚為5.9%

        “補貼消失以及高質量影片的缺少,導致觀影人數降低。”一位不愿具名的萬達影城經理對《盒飯財經》表示這種市場變革從2015年之后就出現了,瘋狂的市場補貼消失后,票價高漲,而影片質量成為了吸引客流的核心因素。

        萬達電影親身經歷可為明證。以《復仇者聯盟4》為例,這部電影超過8600萬人次的觀影數據創下紀錄,而客流量對院線公司影響是直接的。在2019年4月《復仇者聯盟4》開始預售時,萬達電影的股價幾乎和預售票房同步增長,當《復仇者聯盟4》預售票房達到4億元時,萬達電影股價也增長8.38%。

        以《復仇者聯盟4》為代表的漫威模式,是萬達的對標之一。在曾茂軍的理念之中,完美運行的萬達電影應當從上游制作開始,直到影院中影票、商品、餐飲等環節變現。“甚至還包括了游戲、音樂、動漫,這是一個完整的閉環。”

        “但并非每個月都有《復仇者聯盟4》,所以萬達電影會發力影視制作。”影視評論人王輝對《盒飯財經》表示,“萬達電影的模式已經非常依賴于優質的作品,一旦沒有優質的電影引流,萬達電影后續的所有商業理念都會很難落地。”

        作品成為了萬達電影的命門。

        2

        尋找下一個陳思誠

        萬達電影如今發愁的事情是,陳思誠只有一個。最近三年陳思誠已經成為了萬達電影的金字招牌。

        2018以來年萬達電影票房最高的項目是《唐人街探案2》和《誤殺》。前者票房高達33.97億元,由陳思誠導演;后者票房為12.7億元,由陳思誠監制。

        對2020年寒冬之中的萬達電影而言,陳思誠像是提振業績的最終解決方案。“由萬達影視主投主控的《唐人街探案3》原定于春節檔上映,根據前期預售情況顯示該部影片預計取得較高票房”。在2020年半年報中,萬達電影公開表示。

        萬達和陳思誠攜手始于2011年,此時陳思誠尚以“不溫不火的演員”身份示人。當時新麗傳媒聯合陳思誠拍攝電視劇《北京愛情故事》,這是陳的導演處子作。就在拍攝期間,萬達院線入股新麗。

        當時的萬達在文化產業主要發力院線,對于上游內容制作尚處試水狀態。早已供職萬達的曾茂軍也是在這次合作中和陳思誠熟識。

        一個讓曾茂軍印象深刻的細節是,和見過的其他導演不同,陳思誠樂于去聊、去思考許多商業層面的事情。

        “圈內的導演,多被框架束縛,不喜談錢,而陳思誠則更有電影工業思維,不僅會參與商業開發討論,還對產品的延展有自己思路。”程席(化名)是在陳思誠團隊工作超過5年的人,他也加入過其他導演的工作室,但陳思誠的風格與眾不同:看重團隊分工和商業開發。

        以劇本開發為例,陳思誠一直延續著獨特的工作風格。他會根據劇本類型,專門打造一個劇本團隊,其中每個人必有一個獨特長處。

        比如有的擅長設計懸疑氛圍,有的精于寫推理情節,有的對劇本故事背景所在地的文化非常了解。陳思誠自己會深入參與劇本創作并負責終稿執筆,但在創作過程中,每個成員也會負責完成最擅長的環節。

        “這其實很像好萊塢的模式。”研究美國電影工業的分析師Selena曾供職于華納兄弟等公司,她對《盒飯財經》表示在美國大型商業片的劇本創作往往并非“一個人的戰斗”,而是團隊合力的結果。在漫威團隊內,甚至一個故事會由6~8位作者不斷改寫、續寫,而這樣的工作方法確保了劇本活力和想象力。

        一位親近陳思誠的人向《盒飯財經》描述了陳思誠的性格,“他對于事情背后的方法論有著極強好奇心,他會去問這個東西怎么做出來的,如果別人不告訴他,他便自己琢磨,然后將領悟的方法論帶到團隊迅速推廣。”

        從陳思誠6年來的成績單上,可以窺探出他的獨特之處:《北京愛情故事》票房4億,《唐人街探案1》票房8億,《唐人街探案2》票房33億,截止目前作為導演的陳思誠未曾失手。

        和曾茂軍初識的陳思誠不到35歲,尚未親手執導過電影。站在曾茂軍面前的是這樣一個年輕人:不拒絕聊生意、推崇好萊塢方法論、野心勃勃。“他似乎從很早就明白自己渴望當導演,而非僅僅是演員。”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萬達電影






      福利一区福利二区微拍,女人喷潮完整视频,亚洲人成电影在线手机网站